第十七章 杀人俱乐部

作者:纯洁滴小龙|发布时间:2016-08-19 09:38:56|字数:10950

如果二十年前的这场杀人游戏曾经进行过两次,而且看最后一张纸条的语气和态度,似乎有要终止游戏的意思,那么,第二次游戏的开启和运作人,很有可能和第一次开启和运作的人不是同一人,这里面的意思就大了,虽然这起案子死者只是王雪一个人,但是如果用另外一种角度去看的话,这完全是一种超越时代局限性的一种尝试;

能够想到这种方法并且付诸于行动的人,苏白很难想象,他如果没病没灾地继续在社会上摸爬滚打二十年后,会到达什么样的地步。

苏白的手轻轻地摩挲着自己的下巴,走到了卫生间,冲了一个澡,然后拿着酒店里的一次性刮胡刀给自己刮了胡子,整个人当即变得清爽多了,毕竟苏白也才是一个二十三四岁的年轻人,而且,长得也确实清秀,只是最近的一些经历,让他身上的气质更多出了几分内敛。

把楚建国的笔记本放入自己包里,将风衣和面具也都收了起来,苏白背着包退了房走出了宾馆,外面的阳光正炽,热浪滚滚,让苏白有些无所适从,毕竟,哪怕是知道了王雪案的很多隐情,但是自己似乎也没找到王雪的羁绊物到底是什么。

找不到王雪的羁绊物,这个任务就根本完成不了。

苏白不是来做侦探的,显然,如果让苏白自己来选择的话,他倒是宁愿出现一些强大的对手去拼杀也好过现在,完全成了一个私家侦探,倒不是说他懒得去动脑子,只是这些纷纷扰扰繁复纠缠的种种细节实在是不如干干脆脆快刀斩乱麻的爽脆。

坐上自己的车,苏白也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是上海,去沪上大学看看?

虽然苏白自己也清楚这没什么用,二十多年前的案子了,有什么证据有什么瓜葛也都被岁月的力量给消磨于无形了。

现在的感觉就像是自己打开了一扇窗,但是窗子的前面,是一堵墙,还是陷入了死胡同之中。

车子还是发动了起来,苏白还是决定先上海再说,哪怕去看看楚兆或者是再去找王雪去问问,其实,上海也有一团乱麻在那里,苏白本能地想要避掉那些东西,本以为在楚建国这里可以获得足够的突破口,然后找到对于王雪死亡的真正羁绊物,但是现在看来,难度着实有点太大了一些。

这时候,苏白还真想和尚,以和尚的能力去对付那些鬼魅再恰当不过,然后和尚的智慧也是苏白很倚重的,只是很可惜,自己来得匆忙,和尚现在估计和嘉措还在西川那里双宿双飞着,等和尚收拾好东西过来,黄花菜估计都凉了。

这一路上海倒是风平浪静,苏白本以为还会有像上次那样子的偷袭,结果却没有。

苏白先去的是楚兆的家,楚兆的失踪,并没有引起外面的多大波澜,这里面,肯定也是有着恐怖广播的作用,毕竟苏白做现实任务等于是在帮恐怖广播的忙,由现实任务而辐射影响出来的一些效应自然有恐怖广播去帮忙擦屁股。

上一次,苏白走的时候是把楚兆打晕了,在小惠和小保姆的注视之下离开的,这一次,苏白自己一个人过来。

地狱火散弹枪就放在副驾驶位置上,这次来,苏白不打算再绕圈子了,小惠和王雪到底谁主谁次的问题以及那个小保姆的真实身份,苏白不想再放在那里纠结了,没有什么问题是一枪之下不能解决的,

如果不能,

那就两抢。

哪怕拼着现实任务失败,无所谓吧,就算不能刷成功对恐怖广播的好感度,对苏白来说,损失也不是很大,至多下个故事世界可能难度会高一点或者是完全没了什么照顾,反正还有两个多月的时间可以在现实世界里潇潇洒洒,苏白觉得也不亏了。

自己又不是上的警校,把自己逼着过来当侦探也真亏恐怖广播想得出来。

下了车,直接把两把散弹枪扛在肩膀上,苏白就这么堂而皇之地上了楼。

当然,地狱火散弹枪的造型有点夸张,周围人就算是看见了估计也会以为是玩具或者是动漫人物的道具,倒不会真的想到会有什么可怕的威力;

苏白这次是拽上瘾了,反正有恐怖广播擦屁股,最好恐怖广播以后都不要找自己再接这种需要动脑子的现实任务,两边都受罪不是?

从下车到上楼最后到站在楚兆家门前,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那么幸运,居然连一个路人都没有看见,苏白按响了门铃。

很快,里面传来了“吧唧吧唧”的脚步声,速度不是很快,声音有点飘,苏白听出来了,是小保姆来开门了,因为自从上次那件敲门的事情发生之后,本在自己面前死去的小保姆又活了过来,最后走路时变成了脚尖走路脚后跟抬起来,这是一般死人的走路方式。

门开了,小保姆那略带土气却也算是姣好的面容在门缝里出现,见到是苏白后,她什么也不说,把门打开,

“我去倒茶。”

苏白走到了客厅里,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卧室门在此时被推开,穿着一袭睡衣的小惠从里面走了出来,睡衣很保守,没露出什么,不过她整个人却显现出了一种病态的慵懒。

“你如果真在乎你这个侄女儿,就早点从她身上滚开,否则她的身体将彻底垮了,以后哪怕再修养再滋补,也没有半点效果。”

苏白很平静地说道。

小惠在苏白面前坐了下来,“这是我自愿的。”

自愿的?

呵呵。

小保姆端着茶走了出来,在苏白面前放了一杯,在小惠面前放了一杯,然后又拿起扫帚,看样子是打算去打扫卫生了。

苏白端着茶,没急着喝,而是对那小保姆喊道:“人都死了,那就多歇一歇,没必要生前伺候人死后还要继续伺候人。”

小保姆愣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很实诚地答道:“做这些能让自己感觉还活着。”

“这话说得很有思想哲理,以后那些大学建议真可以把你这种人招进去当教授。”

小惠看着苏白漫无边际地和小保姆调侃着,开口催促道:

“楚兆现在还好么?”

“还行,在我看来,比待在这个鬼气森森的家里要好很多。”

“你只是他的朋友,不能代替他去做出选择。”

“我不是那种迂腐的人,继续跟你在一起,我怕他阳气被榨干,到最后他老楚家就得绝后了。”

苏白喝了一口茶,死人泡出来的茶,天然带着一种凉丝丝的感觉,根本都不需要放冰箱里了。

“你很不耐烦?”小惠看着苏白,她能够从苏白身上感受到这种情绪,对方像是一座火山,虽说可能喷发。

苏白点了点头,从口袋里取出了那张泛黄的老旧照片,丢到了茶几上。

“你到底是小惠,还是王雪?”

小惠拿起这张照片,脸上露出了一抹追思之色,最后摇了摇头,“我是小惠,但是我和我姑妈,长得很像很像。”

“这个理由暂时也说得过去。”苏白又说道,“你还有什么瞒着我,说吧,我没工夫和你在这里磨洋工,今天如果我拿不到自己想要的讯息,我会让这一切都结束。”

“瞒着你?”小惠笑了,“我姑妈在临死前因为中毒记忆和精神完全退化,死后完全就成了一个只知道报仇的怨鬼,她根本就不记得什么了,我知道的,我真的都告诉你了,看来,你对自己哥们儿事情的上心程度,也确实有限,这才多久,你的耐心就消耗得差不多了。”

苏白直接拿起枪,对准着小惠,

“我不喜欢说废话。”

看着黑黢黢的枪口,感受着这把枪中传出的冰冷气息,小惠叹了口气,

“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了,除了我姑妈脑海中还残留着那一幅画。”

“画?”

“不能算是一幅画,只能算是一个标志吧,很简单的一个标志,我和我姑妈功用一具身体,所以在意识和思维上会有联系,我能感受到她的脑海之中已经算是混沌不堪了,但是有这么一个标志,却经常出现。”

苏白身上有一支笔,还有楚建国的笔记本,苏白把笔和笔记本丢出来。

小惠也不犹豫,拿起笔在封面上画了一个符号。

xx

两个字母x,中间用一道横线联系在了一起。

“这是什么意思?”苏白一边问着一边拿起了手机翻通讯录,因为他忽然觉得这个符号在哪里见过,而且不是在马路上,而是在非正常的特定场所。

“我姑妈的意识中,对这个符号充满着一种怨恨,她当初的死,和这个符号有关,至于这个符号具体代表着什么,我不清楚也不知道。”

这边,苏白已经接通了顾凡的电话,

“喂,干嘛,我这里才晚上,正睡着好不好。”顾凡那边传来了不满的声音。

“有件事想问你一下,两个x中间加一个横线,这个符号,你见过没有?”苏白隐隐约约记得自己在以前自己等人建立的杀人俱乐部里见过这个符号,但是具体的怎么事自己记不清楚了。

顾凡愣了一下,当即道:

“这不是熏儿当初提议过的当作我们俱乐部徽章标志的符号么?”(未完待续。)

欢迎访问坏小说网,坏书网免费小说阅读基地!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potxt.com